SebastianStan中文资讯

2014 - 【NY Move】

(在新窗口打开图片或保存图片都可以看到高清版)









    当你看到带着最新的大片走上首映礼红毯的明星时,你会有种感觉,觉得他们站在尖叫着的粉丝面前,就像坐在自家的沙发上一样舒服。你可能还会觉得他们喜欢站在那里的感觉,享受着在聚光灯下眯着眼睛,享受着摄影师为了引起他们的注意而发出的震耳欲聋的呼喊——他们没准还会陶醉其中。

    但对Sebastian Stan则不是这样。我与他谈话交流的那天,正是《美国队长:冬日战士》在洛杉矶的首映礼。尽管他马上就要踏上红毯,但他看起来像是对于即将发生的疯狂,并不知道应该抱有何种感受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一件普通的事,”Sebastian谈起红毯时说道,“你会看到粉丝们聚在那里,而我不知道他们究竟在那里等了多久。这是世界上最棒的感受之一。”

    这并不是说他把这种感觉当做是终点一刻。“我觉得永远都在追逐的感觉更好,而不是感觉像是你永远都不能到达某处。因为到达的同时也意味着那是一种终结…如果你到达了某一点,那么那只是另一种的再次开始。”

    (我们来看看在《美国队长:冬日战士》之后会有何等感受,比起《美国队长:复仇者先锋》,这部电影会把他更深远地推进漫威粉群)

    Sebastian经历过数次开始。他在好几个国家中生活过。他还是个孩子时,他在罗马尼亚长大,后移居维也纳,最后在12岁的时候定居纽约。纽约客们从小和朋友们玩着扮演美国队长的游戏长大,而对Sebastian来说,他从来都没接触过美国队长。“我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长大。我觉得这是个更巧的巧合——最后我扮演了一个肩膀上印着红星的角色。

    “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,”他补充道,“但是我又觉得那是在合适的年龄(搬来美国),我适应得很快。我那时说话有口音,而我当时非常在意这点——现在仍有人认为我依然有口音。但那让我到了今天的位置,我很开心事情以当初的方式顺展发生。”

    Sebastian依旧称纽约为家——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比起近郊的闲适生活,他更适应城市生活。“对我来说就是这么简单,只是因为这是我和我家人来到这个国家时,到的就是这里。

    从他参演第一部戏开始,Sebastian就知道表演就是他的归宿。他将自己的事业发展为三栖影星:他登上电视(《政坛野兽》),走上舞台(他在去年William Inge的《野餐》中扮演了Hal Carter),现在他更上一层,专注于在大荧幕发展。当被问起他有没有偏爱于某一种媒体平台时,他停顿了一下,仔细思索后才开始作答。

    “各有各的挑战。我没必要喜欢某一个胜于另外几个。就目前来说,我更专注于在电影上的发展。但是话说回来,重要的还是本质…如果那是什么我读过的、而且真的能与之产生共鸣的剧本,再或者如果我有一种‘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演这个’的感觉,我是这么衡量的。”

    他喜欢扮演具有缺陷和冲突矛盾的角色——演员们通常都喜欢这样的角色,很容易看出这是为什么。“这就像是你去餐馆里,”他说,“你拿着一份菜单…你看到那些你可以点的东西,然后你就会问服务员,‘这里边都有什么?这配的是什么酱汁?是怎么做的?’就像是你想点菜单上最丰富的一道菜。内容丰富的角色是完美的角色。他们通常都是在天平的两边摇摆不定…”他笑了几声,然后又赶紧说,“那并不代表如果真的在现实生活中过上他们的生活会很轻松有趣。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缺陷?矛盾?内容丰富?用这几个词来形同Sebastian为我们呈现出的这些角色最合适不过——TJ Hammond和Bucky Barnes绝对包括其中。不只是因为角色本身,更是因为他们的生活环境。《政坛野兽》中的TJ,他身后是一个正在参选总统的政治世家和他们成员各自的难题——以及这些难题,尤其是TJ所面对的难题,将会如何跟随着他们进入到公众的聚光灯下。

    “我们生活在一个名人文化喷薄发展的世界中。对TJ来说,他的角色就像是那些大人的小孩,他们担负着父辈的公众生活曝光率,而他们又是怎么处理这种生活的。”

    尽管这一角色让他感受到了非常贴近政治名人真实生活的体验,那不代表着Sebastian会踏上政治生涯,但这的确让他对我们的政客和政治活动有了更多想法。“我有我的看法和观点,”他说道,“我越长大,我就越觉得作为一个个体,我们有更多的责任。我们要生活在现在,要知道发生了什么,要关注时事,要有自己的看法。但是我一定要记得表演是一份工作,而我要把工作和自己的观点分隔开。我不觉得要把两者掺混在一起。”他继续说道,“我相信,举个例子,我相信如果你有能力可以影响他人的时候,那么你真的应该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伴随着在漫威宇宙中越走越远,Sebastian必然更加广为人知。他刚开始出现在我们面前时,是因为他在小荧屏上的精彩表现,而伴随着漫改电影的疯狂喷涌(他接触到了更加广大的观众群体)。“你不再站在乒乓球台上,而是站在足球场上。”他笑起来,“你能感觉到,你知道你在和什么打交道,但是说到底,你还是要专注于你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用这样的看法来面对那样的巨大变化,可以说Sebastian不会因为他的新观众群而飘飘然。事实上,他面对每一份工作都非常认真,而且他付出很多精力,确保自己一直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给自己立了个规矩,我从来都不去看回放,或者去看我们刚拍完的镜头,”他若有所思地说,“但之后我意识到我应该克服这一点——当你观看回放的时候,你确实能从自己身上学到东西。这不是我最喜欢的环节,我一直对于自己都有些过于严格,但我确实觉得这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 观看回放和听从导演的指示让他感觉到了一种参与其中的感觉,但是他并不想去尝试当导演。“我有想过,因为我觉得每一个演员都有想过。导演会有更多的控制权…但我还没准备好,我知道的,所以我还是要把自己当作一个演员继续努力工作。”

     跟很多演员一样,Sebastian也用材料的内涵来衡量他对于角色的选择。现在可能一夏天的卖座大片中都没有一部的剧情能拿得上台面——日益精湛的CGI技术在视觉效果上让人眼花缭乱,于是编剧们放松了他们创作剧情的责任。但幸运的是,《美国队长:冬日战士》为观看过第一部该系列电影的粉丝们,呈上了一份惊喜。

    “我必须要提一下,这部电影中其实电脑特技很少…每件事都几乎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,而这非常棒,因为你不是经常能得到这样的机会。有些时候,在‘这部电影只不过是又一部动作片’和‘这是一部有所映射的独立制片佳作’之间有一道鸿沟。我觉得(冬日战士)这部电影是既有剧情又有动作的佳片。”

    动作片,的确跟其他精彩的超级英雄电影一样,冬日战士献上了肉搏、爆炸、火光、飙车、更多爆炸和若干枪战环节(毕竟这是美国的美国队长和他最好的挚友,肩上画着一颗红星的Bucky Barnes之间的大战)。任何人都可以享受一段欢乐时光。但同样的,这也让这部电影和参演这部电影的演员们成为了靶子——有些人认为美国近五年来逐渐上升的枪击暴力事件的起因,正是因为媒体的误导。而这种觉得因为演员们出演了这种具有诱导因素的电影,所以应该为暴力事件负责任的说法,Sebastian并不接受。

    “两个人看着同一件东西,有个人会觉得‘我的天啊这真是太棒了’,而另一个人会觉得‘这是在美化战争和死亡’。我觉得那是属与在制片和导演层面上的问题…作为一个演员,我在接下一个项目的时候不能带着自己的观点或是看法。我需要去除自己的观念,客观对待我的工作要我做的事。”但他确实同意演员越大牌,他们表演角色时的自由度就越高。“我觉得会有这种情况,当你的事业到达了一定高度,你成为了咖位够大的演员,那么你就可以觉得‘作为一个演员,我也有自己的选择,所以为什么我要选择这种电影?为什么我要选择这种角色?’也许到了那种情况下,就更多的是关于这个演员演什么。”

    《美国队长:冬日战士》给了Sebastian提升他特技水平的机会(在这之前,他曾在《魔界契约》一片中展示过他的特技技巧)。“我们非常努力地训练了三个月,学习动作戏,贴身格斗和其他之类的东西。非常累,而且非常难。基本上都是同样的内容重复练习,所以你一定要有耐心,去一次又一次地练习同样的动作。”当然了,当一个演员要自己做特技动作的时候,还是有所警告的。“没有任何一个电影公司愿意为我跳上一辆在公路上飙到120迈的车的车顶上保险”Sebastian笑着说,“但是当你需要做特技,而你认真工作,最后在电影中看到成品的时候,那是种非常棒的感受。”

    (演员被允许亲自出演的特技动作显然不包括被Scarlett Johansson放倒直直摔倒地上,或者不带降落伞就跳下飞机。)

    他头脑清楚,永远在寻找下一个挑战;他决心坚定,要让自己成为更杰出的演员;他永远愿意前进到另一个项目中——可能过不了多久,任何电影公司都会乐意为Sebastian做的任何事上保险。而伴随着《冬日战士》的上映确定了他在知名演员中的地位,电影公司可能会对他趋之若鹜。




杂志扫描:鹿饼子

翻译:富贵儿

校对:小聆

美工:泯时



 
2017-07-07
/  标签: 翻译杂志
   
评论
热度(1)
【不知道字幕组】
翻译整理384相关采访信息

更多资讯请关注我们微博
@SebastianStan中文资讯